“悬铃散”治法桐飞絮有成效

更新时间:2021-02-02 09:27:13     浏览:

 大风一起,法桐飞絮扑面而来,迷眼、呛鼻、痒喉咙、过敏……到了春天,南京道路上“梧桐雨”纷飞,这漫天诗意让市民觉得有点烦。为治理法桐飞絮,市绿化园林部门做了很多尝试。目前,使用“悬铃散”实施“绝育”安全易操作,且有一定成效。不过,药剂及喷洒设备还有待改进。 

      昨天上午,记者走在中山路、珠江路上,一阵微风吹过,会有零星的毛絮往下飘,毛絮漫天飞舞的景象倒没有出现。不过,仔细往绿化带上看,灌木底下铺着厚厚一层黄色毛絮。珠江路上环卫工卜珍琴告诉记者,大风天毛絮就像雨一样下个不停,干完一天保洁回家,身上扎的全是毛絮,挺烦、挺难受。

      法桐飞絮从每年的3月一直持续到5月底,先是芽衣絮,随后是果毛絮。特别是到了气温高、风又大的天气,漫天飞絮,颇为壮观。不过,在珠江路、进香河路口售卖报刊的王女士感觉,最近两三年法桐飞絮变少了。“我在这20年了,以前报亭前每天能扫一大堆毛絮,现在用小笤帚扫扫就行了。”王女士说,她有时候在想,是不是飞絮治理起效果了? 

      南京目前有8万多株法桐,而且有很多上了年纪的大树。从上世纪80年代起,市绿化园林部门尝试了很多方法来治理飞絮,比如用高压水枪把毛絮冲下来、修剪枝条减少法桐结果、用少果品种进行枝条嫁接等等,有些效果不理想,有些耗费大量人力财力,无法大面积推广。 

      “上海主要通过修剪来治理毛絮。每两年修剪一次,2—3名园林工人一天能修剪约30株法桐。按这样算成本非常高,每株树至少要100多元。”负责法桐飞絮治理、南京登博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丁万文说,除了成本高外,南京的法桐树龄较大,修剪后创口愈合能力差,容易产生腐烂和空洞,而且大面积修剪会影响夏天的遮阴效果。 

      因此,最近几年市绿化园林部门主要采用植物生长抑制剂——“悬铃散”对法桐实施“绝育”。“‘悬铃散’可以抑制法桐花芽分化,导致花序球败育,减少法桐结球,进而达到减少飘絮飞毛的目的。”“悬铃散”研制者、南京农业大学植物学教授强胜说,“悬铃散”只需喷洒在树枝上,且不影响树木的正常生长,可以大面积安全有效地使用。登博公司对黄埔路、东苑路等道路进行连续几年喷洒试验后,发现法桐结果率下降了60%左右,有效减少了飞絮。今年,登博公司还带着“悬铃散”,去上海、江苏镇江、安徽淮南、山东淄博等地治理法桐飞絮。 

      为什么市民没有感觉到法桐飞絮明显减少呢?“要达到预期效果,喷洒药剂的设备和喷洒的时机十分重要。”强胜说,“悬铃散”喷洒要尽可能覆盖所有的枝条,且必须在2月底到3月初法桐发芽的时候喷洒。从目前试验情况看,相比背街面的树冠,沿街面的树冠因为喷洒到的“悬铃散”更充分,结果率多下降两到三成。 

      受南京园林养护单位委托,南京林业大学生物与环境学院植物系主任、教授谢寅峰正带领团队给“悬铃散”的治理效果进行科学测定。“虽然测定结果还没出来,但是采样中发现法桐的果球确实变小、变少了。”谢寅峰说,药剂和喷洒设备还有继续研究改进的空间,今后如能实现喷洒全覆盖,治理效果应该会更好。
    本报记者 马金
“悬铃散”治法桐飞絮有成效(图1)